当前位置首页 > 武侠修真

摘下了的口罩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02 13:30:24

 班主任对梁遇说:“别人的转折点是在高考,你的转折点是现在。”

 
梁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怔了一怔,后来老师说的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。走出办公室,她目视前方,眉头紧锁,双唇紧闭,耳朵却在仔细辨认旁边人的话语。
 
现在是高二下学期第三个月,距离那件事发生已经两个月了。
 
梁遇一家住在街上,爸爸在一楼开私人诊所,二三楼用来住人。因为治得快治得好,诊所声名在外。
 
梁遇的爸爸有一个病人常年咳嗽,但生活放荡,妻离子散,留下来的也只有祖屋那间小小的破房。两个月前的那天,两个人因为药钱的问题开始争论,直到说到这个人的生活问题,争吵引来了许多人的目光,为了不影响诊所的秩序,梁遇的爸爸说,“算了,不收你钱了,破乞丐,怪不得老婆儿子都走了,走,快走!”这个人至此也无话可说,只冒出一句,“呸,破诊所,你这儿说不定还藏着几个破鞋呢!”然后带着充满敌意的眼神离开了。诊所安静了一会又恢复了往常的吵闹。
 
这天晚上,梁遇正在做梦,那个男生牵着她的手带她去爬山,他们正有说有笑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突然,她脸上就像一下子被火砸了,她猛地睁开眼睛,一阵红光使她头晕目眩,“不行,要清醒。”她又睁开眼睛,发现床边的窗帘整块布烧起来了。“阿遇,快起来,起火了!快起来!”梁遇的爸爸飞速奔来,把梁遇整个人抱出了房间。
 
等到一家人都撤离了房子了之后,在楼下看着窗台那块布,梁遇才又感觉到脸上烧起来了。啊,她的脸被窗帘烧碎了的布烫伤了。
 
妈妈慌张地带她去医院。
 
从此,她右脸的脸颊永远地留下了皱成一团的伤疤。
 
 
 
Cy Twombly 绘画作品,细节
 
两个月过去了,她还是不习惯自己的这一张脸。原先的她,头发乌黑,瓜子脸,杏眼,有着优美的M字唇。现在,一切都变了。
 
从办公室出来,她忐忑地走进教室。
 
同学们害怕看她,似乎也刻意地和她保持距离,避免和她拉扯上关系。
 
回家。
 
以前看着别人说煎熬,梁遇觉得那只是矫情,现在她才明白煎熬是什么。她不想看到自己的脸,她发怒,怒不可遏,对爸妈发恶劣的脾气,对爸妈的电话想挂就挂,挂掉电话自己却感到悲哀起来;她不敢出门,害怕看见别人注视的目光,走在路上,神经兮兮地想要分辨每一个人说的话,一听到她的名字,心忽地就紧缩起来,心慌得难受。
 
这一切,还要忍受一生。
 
这天,她从床上一下子醒了,心又开始发涨,她又要回学校了。
 
这条路很难走,但这条路必须要走。
 
她戴着口罩,低着头。
 
 
 
Cy Twombly 绘画作品,细节
 
在她过红绿灯的时候,一位戴墨镜的中年女人正拄着拐杖探着往前走,忽然一辆电动驶过,把拐杖撞倒了,拐杖飞到了路中央。她蹲下来,手在地上摸索着。女人是个盲人。看着前面的车川流不息,梁遇顾不得自己心情,赶忙上前去,问了一声阿姨,扶起女人。女人顿时安定下来,似乎颇为心安,连连感谢梁遇。梁遇说拐杖被撞飞了,女人说不打紧,她家里还有几根。她让梁遇扶她回家。原来她家和梁遇的家就隔一条街。送到女人家的时候,女人说她心地真善良,以后她一定好好感谢她,以后要来她家玩。
 
梁遇这天迟到了,心里却生出一点点微笑。
 
梁遇这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决定周六去探望一下这位盲女人。
 
周六,她走过一个街道,发现女人正在楼下坐着,什么事情也不干,就坐着。梁遇走过去说声阿姨好,说了姓名,女人知道是那天的那位学生,便哈哈大笑,聊了起来。女人今年六十岁了,丈夫不在了,儿子每个星期回来一次,她无聊的时候便会在楼下坐着,听熙熙攘攘的人声。
 
女人对梁遇说:“我丈夫以前是个作家,他常常一天饭不吃闷闷的一头扎进书里,要不就在那里一直写,一直写,从来没见过他大笑,我都怀疑他根本不喜欢我,哈哈,后来才知道他……”
 
女人一直说,一直说,最后梁遇表示她得走了时候她紧握她的手,说:“以后你每个星期都来好不好,听听我这个唠叨鬼叨叨,不然我要闷死啦!”
 
就这样,梁遇每个星期都来听盲女人说话,有时候她想摘下她的口罩,想露出她的笑容,可是她却又害怕,她不敢让来往的人看见。
 
Cy Twombly 宝丽来摄影作品
 
有一天,盲女人说,你摘下你的口罩吧,怪闷人的。梁遇惊愕,她怎么会知道?盲女人笑笑说,其实你的笑声很好听,不要让口罩挡住了。
 
梁遇跟盲女人说了她为什么戴口罩以及后来的事。盲女人说,你一定过得很伤心痛苦吧。听到这,眼泪一下子在梁遇的眼眶打转。盲女人说:“你不要觉得那些人有敌意啊,其实他们也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,他们只是害怕自己也是那样子。你这个虽然是飞来横祸,但或许它也有用处呢,你看,至少让你知道了你也是个坚强的女孩儿,可以承受这样巨大的痛苦呢,或许别人遇到这事都要自寻短见了呢。人的一生总是会遇见许多困难挫折的,正是这些困难挫折教会我们成长啊,不要害怕,只要你不嫌烦,要没人跟你说话就来听听我这个老婆子唠叨唠叨,你这么好心一个小姑娘,以后准会有好日子哩!来,跟我上去,咱们一起吃个水果!”
 
回到家后,梁遇躺在床上不断回想盲女人说过的话,心里假想了很多,她想着以后她每一周都要去看盲女人,每一周,她要试着在那时候摘掉口罩,她想要带点东西去看盲女人,要不带点水果,要不给她买一副墨镜,或者还能买一些生活用品,她要好好对待这份来之不易的关爱,她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。
 
后一周周六下午四点半,梁遇带着一袋苹果来到盲女人家楼下,她大喊了一声,门开了,是个三十五岁的男人,男人先是茫然地看了看梁遇,而后又恍然大悟,原来盲女人早就说跟她儿子说过梁遇。随后梁遇来到盲女人家里。盲女人正躺在沙发上,似乎在睡觉。男人说他母亲今天有点不对劲,睡了两个小时,应该快要醒了,然后他就去厨房准备晚饭了。五分钟后,盲女人迷迷糊糊醒了。盲女人说自己有点累,想半躺着。梁遇给她切了苹果,盲女人伸出手拿苹果,颤颤巍巍。梁遇有点慌了,心想这是怎么回事。苹果正要送到嘴边,突然掉了,盲女人突然四肢垂落,嘴巴歪向一边,说着听不清的话。“阿姨,阿姨,你怎么了!阿姨!大哥,你快来啊,阿姨昏过去了!”男人从厨房跑出来,看到盲女人的样子,神色开始紧张,一边拿起手机,一边不断重复:“120,120…”
 
救护车来抬走了盲女人。男人让梁遇先回家去了,然后跟着救护车走了。梁遇站在原地看了好久,直到救护车消失。
 
回到家在房间里,梁遇一下子躺在床上,一下子又立起来,心跟着不安,又躺下,又坐起。一小时后,妈妈喊她吃饭,她想吐。
 
 
 
Cy Twombly 绘画作品,细节
 
周一晚上,梁遇和爸爸妈妈正在客厅吃饭,妈妈突然说:“阿遇,你不能老是沉迷在过去的伤痛里,我们还有未来的日子,应该向前看,你这几天心不在焉,吃不下饭,还想着那件事对不对?那已经是过去时了,你是时候应该抽出身来了!人生总是无常的啊,就像隔壁街那女人的儿子,突然没了妈,他还不是得平常过日子?…”阿遇突然停下碗筷,“妈,你说哪个女人?”“那个盲女人啊。”
 
梁遇突然懵了,双眼放空。
 
这天晚上,梁遇不断回想女人对她说过的话,她说她丈夫,她说她邻居,她说她以前养过的狗,她说,你摘下口罩吧,你的笑声蛮好听的。梁遇这一晚没睡觉。
 
第二天,梁遇来到盲女人家那条街道,摘下了口罩,她一步一步走近盲女人平时坐着的那个位置,看了她的房子良久。过去了很久,街上的人没有一个人刻意看着她。周六,她坐在父亲的诊所里,她也摘下了口罩,诊所里的人也没有一个人刻意看她。后来她开始不戴口罩地走她小时候走过的小街小巷,再后一个星期也是如此。
 
她渐渐地不戴口罩出门了,也渐渐地与盲女人外的人搭话了,渐渐地,她嘴角会时不时扬起笑意。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