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历史军事

北京PK10官网震的国度》(11/14) 连载小说《没有地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3 16:21:55

 他很确定,是什么不知名的召唤把他引来,所以他必须留下,直到那类似启示般的东西出现。贸贸然离开,他将一无所得。也不能选择另一天回来——错失了就永远错失,陈靖宇这一生都在错失各种各样的人事物,他最明白,悄然沉入湖底的东西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浮上来的。直觉告诉他:必须继续等待。

他不知道在等什么,然而他不介意等待。外岛的夜空没有光害,他看到在城市里根本看不见的漫天星光。陈靖宇坐在草地上,依偎着栏杆,斜眼看得见暗紫色矿湖,抬头看得见星空。清风拂面,许久不曾有过的安详。他望着腕表,已经11点。
 
11点?陈靖宇的胸口好像受到重重的一锤。小船几点停止服务?
 
 
陈靖宇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,也许在这里自己对时间的感受遭到严重影响。小船倘若已经停止服务,今晚就要露宿在外岛。现在快步走到码头也需要一个钟头左右,况且摸黑行走也应该不安全吧?
 
陈靖宇忽然发现四周实在太安静。没有风声,没有虫鸣。空气黏稠得很,身上的毛孔都在淌汗,全身粘腻腻的。他深呼吸,现在该怎么办呢?
 
他是因为莫名的感应被召唤到暗紫色矿湖,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,除了那满天星空,还有矿湖的奇异景色。陈靖宇掏出手机,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让他稍微安下心来,但手机收不到讯息,无法启动网络,也无法拨电给任何人。陈靖宇离开矿湖,走到大路上,手机仍然接收不到任何通讯服务。
 
当所有人离开外岛,他仍留在那里。他根本不属于外岛,他是以入侵者的身份留下来的。这其中似乎有某种类似犯罪的意味,虽然从来没有什么规定限制人们必须在夜晚离开外岛。陈靖宇开始担心明天上班会不会迟到。今晚不能回家,明早赶第一趟船离开,上班一定会很累。
 
无论如何,也只能够接受事实。陈靖宇回去站在栏杆前,望着隐隐发出神秘紫光的矿湖。彼岸的峭壁和树影剩下轮廓,漆黑如画。
 
这将是个漫长的夜晚。
 
他又坐下,靠着栏杆,试图睡觉。他在黑暗中感受四周的氛围,睡意离他很远。
 
他放弃感受时间的流逝。暗紫色矿湖自有它时间流逝的方法,陈靖宇觉得没有必要执着自己熟悉的时间观念。所以当他忽然被成群的蚊子袭击,跳起来全身上下抓挠时,他只知道星光依旧,却不知道已经几点。
 
大批的蚊子集体出现,毫无预兆,放肆叮咬他的每一寸肌肉,隔着衣物吸他身上的血液。夜晚的矿湖从来没人,陈靖宇的出现对蚊子而言,简直是送上门的鲜肉,陈靖宇却不明白蚊子是用什么方式一起约好出现,太不可思议。他双手乱扫,跳上跳下,蚊子的嗡嗡声仍不绝于耳,令他几近疯狂。究竟有多少蚊子?
 
有蚊子飞进他的左耳,他用手猛拍耳朵,耳朵“轰”的一声几乎失去听觉。他一失衡,身体猛然撞上栏杆。陈靖宇整个人跌过栏杆,掉进栏杆的另一边。
 
他匆匆爬起来,想要跨过栏杆回去,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蚊子。
 
蚊子刚刚还在疯狂地袭击他,现在却像被什么力量驱走,毫无踪影。陈靖宇抓着身上到处肿起来的小包,不小心抓破几处皮肤。血液渗出来,汗水沾到伤口时微微刺痛。
 
他忍着不再瘙痒,环顾四周。他站在草丛里,眼前就是被夜幕盖上的暗紫色矿湖,一览无遗。他忽然觉得周围气氛很不一样,尽管湖仍然是湖,星空仍然是星空,矿山仍是矿山……无法用言语表达,但是心里明显知道,这里已是不一样的一处所在。陈靖宇回头看栏杆的另一边,似乎以栏杆为界限,栏杆外的景物竟然朦胧不清。
 
这是一个连蚊子都进不来的世界——想到这里他觉得处处透着不可解的诡异。
 
他不敢乱走动,失足跌下矿山可不是好玩的事。他无法测量自己离矿湖究竟有多远,太暗了,说不定多踏一步就会踩空跌下去。陈靖宇在原地坐下,尽管处处透着危险,他还是必须留下来。一来他真的不想回去,整个晚上让蚊子尽情吸干他的血;另一方面,直觉告诉他,他必须留在这里,而且在这里他更靠近矿湖。
 
他努力深呼吸,让头脑保持清醒。夜晚的空气温热潮湿,他透过高高长长的草丛望出去…… 尼斯湖水怪会不会从湖面浮上来和他打招呼?
 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