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历史军事

从《聂隐娘》到《昆仑奴》 套路化的唐朝武侠小说还可看否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05

 有人认为最早的武侠小说应该出自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《史记》的记叙风格镜头语言浓重,其中的游侠的故事引人入胜,看起来更像小说而不是史实。

 
还有人认为最早的武侠小说应该算六朝的《搜神记》和《神仙传》等等,这些想象力丰富甚至离奇的文学作品,给后世的各种类型文学创作留下了宝贵的素材来源。当然我认为它们更应该归类到神话故事或者民间传说,且翻来覆去中心思想就四个字“因果报应”,说教味太浓,看多了不免审美疲劳。
 
当然更多的观点认为,真正意义上“武侠小说”的雏形或者里程碑,应该是唐朝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的《红尘三侠(虬髯客)》类的奇侠类小说。
 
 
 
今天我们主要谈唐朝的奇侠小说。
 
在完成手头的工作后,我近期专门抽出时间,密集的阅读唐末奇侠小说,感觉到这种小说看起来瑰丽传奇,但其实和绝大部分的韩剧一样,有一个烂俗的套路。
 
总结起来如下:某某官员(将军或者节度使之类),最近遇到麻烦事(宝物丢失,躲避仇杀,想去杀人),正愁眉苦脸,突然冒出来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(也就是主人公,多为该官员下属或者奴婢或者街头穷人),一般会说您的事情不要着急,您对我这么多年非常好,让我来为您分忧报恩吧。然后帅气的出门,100%的一击奏效(往往两个时辰就去了千里之外),很快回来复命,随后官员当然要大赏这个主人公,然而主人公突然就归隐了,谁都不知道去哪了。故事完~
 
这其中的代表作《红线女》《昆仑奴》《聂隐娘》等,也都是这个套路。只是加了办事细节和对人性的探讨,而且想象力更丰富使得他们有别于他做了,本质其实还是一样的。
 
总结出唐代此类小说套路后,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创作伪唐末奇侠小说。比如我现在随机卖弄一则:
 
时安史祸乱,天下纷扰。汾州县尉高令,河阳人,恐强盗横行多年,心有积郁,遂卧病在床。有牧羊女红木,曾睹犬羊撕咬,悟奔袭碎石之术,现寓高府门下掌炊。是夜,高令闻声开门,红木立于前,曰“婢子蒙相公之恩,知相公之忧,愿往”。话毕,越墙而出,极愈飞燕。高令惊骇不已,感神仙及至耳。一顿饭功夫,红木归,曰“患已除”。 令大喜,赏之,卫士捧金而出,倏忽红木乃去矣。此后二十年再不得见,有牧童歌曰“红木入羊咩咩咩,云雾深山淅淅淅”。
 
按照我这么分析,套路满满的唐朝奇侠小说似乎没什么看头。那么真的如此吗?当然不是,要不然他的生命力不会传输1000多年而不休(很多戏曲名作都取材唐朝奇侠小说),侯孝贤改编的《刺客聂隐娘》也不会获奖无数了。
 
在我看来,唐朝奇侠类小说至少有以下几个层面的大胆突破,给后世留下了深远的影响。
 
1、境界突破到解放人性。
 
我们现在能学到的古文作品,大多价值观“很正”,比如《三国志》描述关羽“有国士之风”,韩愈有“燕赵多有慷慨悲歌之士”的名句,总之最起码“好人”才能当主角,而且大多教人向善,你若敢做坏事必有报应。
 
唐朝奇侠小说虽然神话了主人公武力值(比如动不动像金庸小说一样会轻功),但武侠背后的内核却更真实的贴近现实,更赤裸裸的反映人性,毕竟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岳不群总是比关羽要多的,而作者也大胆的让这些更真实的“坏人”当了主角。
 
唐朝一些奇侠小说打破了《搜神记》中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”的定律,侠客也可以效力坏人,也可以投降背叛,也可以追求荣华富贵(大家不觉得这样更真实吗)。就以我们最熟悉的《聂隐娘》为例,原著中聂隐娘本来为A效劳,A对聂隐娘好吃好喝好招待的养着,后来A派聂隐娘刺杀B,结果聂隐娘看B更强大投奔了B。这情节让关羽粉丝看了, 估计要开撕聂隐娘了。
 
另外,可能处在特殊历史时期,很多唐末传奇小说可谓对人性的彻底解封。比如我们知道古代结婚主要是男和女求婚,要有媒妁之言,男的是占据主动权,女性是没有权利表达思想和爱欲的。但在《聂隐娘》中,聂隐娘看到一个帅哥,上前就说“这个人可以做我老公”,当时看到这段描述我惊为天人,震撼不已。社交网络发展了这么多年,我们今天的女孩才敢主动说“吴亦凡是我老公”、“我要和鹿晗生猴子”这种大逆不道的话。
 
当然,按照我们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论断,绝大部分的唐朝奇侠小说三观不正,应该归为糟粕。所以当我们看到《聂隐娘》被改编为《刺客聂隐娘》上映时,内容正了很多,加了很多对人性的探讨。相比之下,小说原著,不会去讨论人性,而是直接呈现人性。
 
2、女性主角。
 
纵观《24史》和古代的几乎所有流行典籍,几乎都是站在男性的立场上来叙事(当然我们所能看到的古代的内容,也几乎都是男性记载的,毕竟李清照太少了),在古代女性要想成为主角几乎不可能。但在唐朝后期这些武侠小说中,我眼中最好的几篇主角几乎都是女性。
 
10多年前大热的《风尘三侠红拂女》(又是舒淇演的),改编自《虬髯客传》,创造性的采用了“三主角”模式(《天龙八部》也是三主角模式)其中重要的就是红拂女,这个女性角色敢爱敢恨,光彩夺目,推动了剧情的发展,这在以前的小说中是没有的。
 
还有《红线女》,好像也要被改编成影视剧了,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飞天遁地、武艺高强的女性。梅兰芳的经典戏曲桥段《红线盗盒》的故事就是出自这篇小说,后来也有花旦邝健廉,听了同班著名艺人靓少凤对她讲述了这个故事,于是乎改名红线女,成为中国当代知名的粤剧表演艺术家。
 
这两年,“女权主义”这个词汇在微博、朋友圈特别火,秉承“女权主义”的读者,可以去看看这类型唐代奇侠小说,你们会开眼界的。
 
3、元素的创新,影响后世。
 
虽然我们说唐朝奇侠小说充满了套路,但在套路化创造的过程中,出现了很多在我们今天看来都颇为有趣的元素,这些元素对后世影响极大。
 
比如一夜情,在这以前封建社会的文学作品中我是没有看到过的,但唐末经过安史之乱后,社会风气更开放,思想得到解放,体现在了这些小说中。比如《贾人妻》中的落魄loser王立,晚上赶路遇到一个美女就上前搭讪,二人聊的聊的就来电了,然后,他们两个人当晚就同居,发生了一夜情(后来还生了孩子)。后世金庸小说《天龙八部》,如此看来就是被一夜情推动的江湖恩怨录,虚竹是少林寺方丈玄慈和恶人叶二娘一夜情的产物(虚竹后来也被逼迫玩了几次一夜情),段誉是段延庆和刀白凤一夜情的产物,至于本书的女主角全部都是段正淳和诸女一夜情的结晶。
 
还有化尸粉,小时候看电视剧《鹿鼎记》,海大富的化尸粉转眼间“让一个人永远从地球上消失”,成为了童年的阴影。其实唐朝小说《聂隐娘》中就有类似的桥段,小说描述聂隐娘杀人后“以首入囊,返主人舍,以药化之为水”,读来让人不寒而栗。
 
现在很多小说中会有女扮男装的元素,黄蓉、阿朱等都有扮过男子。“女扮男装”推动故事走向和转折往往会有奇效。现在我们知道中国最有名的女扮男装代表是花木兰,打了那么多年仗都没有被识别出来。在唐代的《谢小娥传》中,谢小娥就是女扮男装的高手,她潜入别人家做事,对方主人“已二岁余,竟不知娥之女人也”。
 
金庸小说《连城诀》中,凌霜华被父亲逼迫,发誓永不与丁典相见,后来为了不嫁与他人,更是自毁容貌。曾经读来为这个女孩感到不值,惋惜不已。后来看唐朝的《柳氏传》,也就是《章台柳》,也发现了类似的桥段“柳氏以艳独异,且惧不免,乃剪发毁形,寄迹法灵寺。”我曾经想这些女孩还不如学学人品不佳的红拂女和聂隐娘,忍得老娘不爽,老娘且自离去,管你们三七二十一。
 
写在最后:总体来看,从唐朝到金庸时期,中国武侠小说是不断进步的,不断推陈出新,直到金庸以后武侠小说的发展陷入瓶颈,没有任何新意,也无人继续突破。现在最让人期待的就是《英雄志》后续章节能否给我们带来惊喜,否则中国武侠小说真的要成过去式了。
 
全球AI芯片企业排行:华为第12,七家中国公司入围Top24
92万 阅读
 
你可能没见过这么美的“空姐”,感觉自己恋爱了
33万 阅读
 
倪光南:中兴事件不能存侥幸心理
21万 阅读
 
小米IPO背后:雷军任114家公司高管,身家已达125亿美元
74万 阅读
 
出现转机!中兴将与国家保持一致 推动问题尽快解决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