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纯爱耽美

溪边,有一块荒岭地(短篇小说)

时间:2017-09-01 15:02:38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 原野,蒸腾的热气贴地面升起,阳光下,闪着令人炫目的光彩。大地仿佛在晃动,丘陵水库和远山几乎淹没在耀眼的闪光里。大自然的一切在这炎热的中午时分显得格外静寂,静得使人心烦意乱。此时,她真心想太阳愿被一抹抹云絮掩映,渴盼着一阵阵清凉的风刮来,哪怕是一丝,该是怎样的爽心惬意呀。

  尽管如此,她还是挥动着镢,汗珠顺着两鬓落进刨起的沙土里。渗出汉渍的白衬衣紧贴着她丰腴的上身,身子随着双手的起落,有节奏地扭动着,透出力的柔美。

  刨到地头,她停下来,从鲜土地里抽出两只光脚,紧跑过去穿上鞋。她望了望被自己刨起已经干皮的一亩多地,又下意识地走到溪头,捧起清澈的泉水“咕咚、咕咚”喝了两口,然后,来到溪沟边的大柳树下,在宝宝的脸上亲吻。

  一闲下来,心头的思绪多起来。这块溪沟边的漫坡荒岭,离村不足一里半路,她倚在大柳树上却听不到村子里任何声音。比起两小时前的喧哗,如今村子里像沉睡一般,安静极了。她想起犯了罪的丈夫,想起公安干警押走丈夫的时候,邻人们惊异的表情,公公悲苦的脸,以及丈夫投来的怨恨的目光。她虽然从早晨到现在没有进村,但她知道村子里正议论纷纷。现在她倒想:“公公,你能理解儿媳的心吗?”

  劳动能忘掉一切,她从小就热爱劳动,可那时却不是为了忘掉什么。她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,父亲是在一次救火事件中死去的。从父亲身上,她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;从父亲的血脉中,她留存着正直无私的遗传基因。

  她听到水瓶与碗筷的碰撞声,啊?是公公,是公公来了。难道,他那伤心落魄的样子还能顾得上我吗?声音渐渐近了,公公提着饭篮蹒跚着走上来。她竟没有抬起头,怕看到公公任何她预料到的表情。

  公公来到大柳树下,坐下来,抱起满地爬的孙子,抚摸着宝宝的头,像当年抚摸儿子那样。又看看烈日下刨起的大片鲜土,泪涌满眼眶。儿子、儿媳、孙子,儿子就是不如儿媳。这几年,在岭上开了几亩荒地,加上责任田,全靠儿媳干。老伴死得早,儿媳撑起了整个家务,他看待儿媳像亲闺女一样。儿子呢?想的是另一套,歪门邪道,坑蒙拐骗。哼!自己年轻时也做过生意,那是血汗挣来的钱,买的卖的都是实在货。

  “云。”公公总是这样叫儿媳。

  “吃了饭再干吧。”

  “哎。” 她像往常那样听话,心里绷紧的弦,忽然松驰下来。

  “爹,明天就点玉米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这土质咋样?”

  “行,生茬子,长不孬。岭地,常浇水,就长庄稼。可就是种的沾晚了点。”

  “把这块地种上,玉米又比去年多啦,到下半年再多喂头猪。”

  “嗯。”公公的心事很重。又是一阵愁苦的沉默,他满脸的皱纹,像落了霜的干核桃。

  秀云看看了公公,难过地低下了头。

  火毒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只有身旁的溪水和大柳树的浓荫给人以凉意,从大柳树上传来的蝉鸣越发使人焦躁不安。

  “云,我来时,村里人都议论你。”公公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让他改造改造也好,知道阎王爷是管鬼的!”

  “你这一检举,连银行的小王也被公安局抓去了。”

  “是他拉人家小王下水。你想想,公家的钱,能成千上万的动用吗?”

  “咳!你不早劝劝他!或者……免得今天……”公公惋惜地责怪道。

  “事后赔了本,他才透出信来。搞来的什么复合肥、自行车、双喜烟……全是冒牌货!”

  他平静了一下,说:“这几年,他成什么样子,地里的活不干,家门也不进,吃喝嫖赌,浪荡逍遥,坑了人,叫别人揪出来,不如咱……”

  “唉——”公公叹了口气,打断儿媳的话。他靠在大柳树上,闭上眼,像回忆往事,又像盘算着今后。

  多好的儿媳,真像她去世的婆婆一样耿直。年轻时,挑瓷家什,一天不进家,就盼红了眼。那时是为了养家糊口,什么违法坑人的事,都没做过。记得有一年,队里分地瓜,会计看马了称,多称给了五十斤,自己和老伴硬是给生产队送去,可,儿子是咋学的?

  “爹,大热的天,你回家吧。”秀云推推了欲睡的公公。

  “对了,”公公想起了什么事,“我来时,村支书对我说,让你到大队部去一次。”

  “知道了,我就去。”她像早料到似地说,“我正想和支书商量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公公不解地望着儿媳,问道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